还要扣除大概4.5万的拉人头奖励金

以“国内首创极简护肤品牌”为理念的黎蓓露在朋友圈开始大行其道。产品号称安全有效,流水额30亿,复购率达90%。那么真实的情况到底如何?

功效存疑,涉虚假宣传

黎蓓露的宣传资料宣称,不同于传统的护肤品添加大量的多种复合化学物质,黎蓓露摒弃了对肌肤有害的成分和添加剂,实现“化简为美”的护肤之道。但实际上,黎蓓露的产品也有含三十多种成分的,并非款款“极简”,比如“黎蓓露舒缓修护面霜”标识出来的就有31个成分。

“黎蓓露”:被控传销式压榨代理商 躲避监管涉嫌逃税?

例如在黎蓓露益肌焕颜生物纤维精华面膜网页广告中,该产品“明星成分是:EGF,B5,神经酰胺1,神经酰胺2;作用是:舒缓敏感肌肤,亮白肤色,修复痘印。”但是在2019年1月开始,国家药监局明确规定:“EGF不得作为化妆品原料使用。在配方中添加或者产品宣称含有人寡肽-1或EGF的,均属于违法产品”;宣传“亮白”的化妆品应该有特殊用途化妆品生产许可证才可以生产销售的。在配方中添加或产品宣称含有人寡肽-1或EGF的,均属于违法产品。

“黎蓓露”:被控传销式压榨代理商 躲避监管涉嫌逃税?

在另一款产品,黎蓓露逆时光艾地苯密集精华的广告中,赫然写着“医学认证最强抗氧化剂”和“1.5%艾地苯”。据悉,艾地苯又称艾地苯醌或羟癸基泛醌,和辅酶Q10同属于泛醌类化合物,都是一种脂溶性的抗氧化剂。也确实具有不错的抗氧化效果。但“医学认证最强”这个说法是哪里来的呢?是谁认证的,又是怎么证明“最强”的呢?且根据广告法规定,产品宣传广告语中禁止出现最高级,以及对于化妆品和护肤品具有暗示功效的词汇。同时也有不少消息称艾地苯成分容易致敏,会造成接触性皮炎。

此外黎蓓露经销商对外明确表示黎蓓露为药妆品。但是在2019年1月10日,国家药监局化妆品监管司对“药妆”、“药妆品”、“医学护肤品”等概念重申,指出中国不存在“药妆品”概念。宣传“药妆”、“医学护肤品”概念属于违法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经查,黎蓓露品牌归属于广州黎蓓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部分产品都是由广州樱奈儿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但是在2018年8月1日,在广东省药监局对广州樱奈儿化妆品有限公司飞检时发现:现场抽查黎蓓露时光屏障舒缓精华水(EXP:2021/06/05)未按备案配方组织生产,标签上配方与备案成分不一致;未落实检验管理制度,企业未能提供逆时光艾地苯密集精华(EXP:2021/05/09)的检验原始记录。

“黎蓓露”:被控传销式压榨代理商 躲避监管涉嫌逃税?

高额门槛,大单模式被指压榨代理

加入黎蓓露可以获得不菲的收益。在各类文案中本网看到了不少关于再加入黎蓓露后获得成功的软文。在某软文如此写到,黎蓓露某团队联合创始人经过三年时间发展到了千人团队,带领很多大学生和宝妈成功创业,并获得不菲的收益。而自己也从0开始,实现了存款百万的梦想。

那么事情的真相果真如此吗?对此有网友表示,自己当初加入黎蓓露确实就是奔着赚钱而去的,但是加入后却发现根本不像说的那般美好。本网注意到,相较于大多数微商399元、几十元、甚至0元的小额代理门槛而言,黎蓓露的代理门槛则要高出许多。据悉,黎蓓露的代理分为三个级别,明面上的代理有3万皇冠、20万总代、70万合伙人,隐藏的还有300万执行董事、600万招商CEO、2000万操盘手、1个亿级别的股东。其中,合伙人拥有开店资格。级别越高,拿货价格越低。

此外,黎蓓露还设计了一套诱人的返利制度,如下图所示,无论同级推荐、跨级推荐还是特殊跨级推荐都将获得对应的收益。

“黎蓓露”:被控传销式压榨代理商 躲避监管涉嫌逃税?

除此以外,每个级别的代理都有业绩要求,其中皇冠须在三个月内补货2万以上,最低拿货量为9000元,并须缴纳保证金5000元;总代须在三个月内补货6万以上,最低拿货量45000元,并缴纳保证金10000元;合伙人须在三个月内补货10万以上,最低拿货量100000元,并缴纳保证金50000元。业绩不达标,须按门槛级别补货。

该运营模式被指压榨代理,为了赚钱,上级会鼓动你不断升级。高额的门槛下,上线会鼓动你去凑钱,哪怕通过高额贷款。就连张书璧再给微商洗脑时,也让大家信用卡套现、银行借贷,甚至是借高利贷。某代理商称:“我交了2.5万后被要求升级到60w,但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后来想让他们退还,却遭到推诿。”代理商丽丽(化名)告诉本网,产品用的感觉确实还不错,但这个代理级别跨度太大了,拿了个代理后,然后上家逼着你再升级,上家直接说有多少就给他多少直接打定金,想尽办法鼓动你升级,本来3万的货还没卖完刚拿到手就开始让你60万,这样确实有些吃不消了。另一代理表示:“当她们逼我拿60万出来的时候,便发觉不对劲便退出了。但还是有很多人因此背负着高利贷,这种传销模式真的好可怕!”

代理权益难保,售后退款变相克扣

代理商透露:黎蓓露洗代理的钱,疯了一样。鼓励他们贷款凑60万给上级冲级别,鼓吹暴富。在强大的宣传造势下,不少代理商甚至抵押了房产,借贷几百万去做。为了赚钱需要开店,而这个需要先要做到70万代理,才有资格开店。

在被迫选择升级后,大量的代理因高额的贷款出现沉重的债务问题,部分代理想选择退款退出,却遭到了上级或企业的刁难,公司方面拒绝解决售后问题。代理商称,有人几乎被升级逼到了绝路。此前一位父亲曾对此控诉自己的女儿深陷其中,本是乖巧的女儿竟然背着家人向朋友借钱,还借了一些高利贷,只为了凑齐50万而做这个所谓的“事业”!由于女儿的执迷最终甚至影响了婚事,但是苦苦的哀求换来的只是张书璧的无动于衷。这位父亲表示无比的痛心和气愤,只想解救女儿。但张书璧的态度始终十分强硬。

根据黎蓓露的要求,要想退款,必须要进“动销营”才能退款。动销营是什么?所谓动销,就是换购促销。据介绍,每一次动销,黎蓓露均会拿出一些自家产品进行低价换购,刺激消费,帮助经销商出货。但是这种动销也被认为存在猫腻。有代理商称,“张书璧利用一些周边产品,例如印着黎蓓露的身体乳、洗护套装,美其名曰限量品高级绝版货,让代理搭售。但这种搭售并非是赠送,也是要花钱买的。比如买5000元+199元送一个枕套,其实这个枕套代理的拿货价就是199,这样一来赚钱的只是张书璧,代理根本没有利润。”

即便如此也并不能完全退款退货。代理商称,退出的话需按照低级代理清算,比如你是60万合伙人,你卖出去了20万,还有40万的货,那你卖出去的20万按照总代结算,也就是说不能退给你40万,要扣掉20万的差价,如果你有上级,还要扣除大概4.5万的拉人头奖励金,美其名曰团建费。”

这样的做法引发了众多代理商的不满,但却又无可奈何。还有黎蓓露内部人称,张书璧鼓吹开店,利用的就是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开美容院、花店、咖啡厅的心理,还有一部分是赌徒心态。让他们以为线上不好做,开个店就能救活,实际上实体没有成熟的系统就是雪上加霜,很多店都开没多久就关了。而张书璧却说实体店要养1-2年。试问,这一两年,张书璧能给多少支持和补贴?但是面对质疑,张书璧常常用你比我有钱吗?暗示自己有实力和背景,变相恐吓、警告代理商们老实一点,不要闹事。

对公账户为私户被指逃避监管?

还有代理爆料称,张书璧还可能涉嫌逃避监管,逃脱税款缴纳。对公账户也被曝只是私人账户。

该代理称,2018年下半年,在政府准备出台强制法规整顿税收的时候,张书璧在微信群说:注册会计师已经收到国家学习微商财税的文件,“千万级的更不可以、绝对不要发付款截图,付款截图不要发朋友圈”。“回款说明1、所有家人打款附注不要填公司、货款、产品名称字样,若备注了,需要退回重新打款。2、打款附注只填其他,也可以不填,截图时向财务说明打款事由。3、60万以上打款须先知会财务号(后),不能把大额资金打入同一张银行卡。”

黎蓓露三个对公账户是个人账户。这三个账户收款人分别为芦建英(广州交通银行新港西支行)、竺正英(招商银行海珠支行)、屈家珍(湖北银行荆州红门路支行)。黎蓓露限时降门槛升级和主要的微商合伙人都是打款到这些账户的。

此外张书璧还要求代理商疯狂删除掉此前有大额数字流水的朋友圈,声称不准出现3万以上的、20万、100万合伙人、300万执行董事、1000万操盘手的字眼。最后大家一起将含有“60万、300万”字眼信息在朋友圈、qq空间、微博等全部删除。

张书璧此举被认为是为了应付电商改革,尤其是税务改革,让代理商打款到私账,且不让做任何备注,为了更好地躲避逃税责任。而后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和总经理等职务和股权关系悄然发生变更,使得张书璧在名义上脱离了黎蓓露。

投诉众多屡遭质疑的黎蓓露还能走多久?

本网注意到,无论是在百度贴吧,百度知道,还是知乎等多个论坛或讨论平台,都不乏对黎蓓露的控诉。其中以产品的功效和涉嫌传销问题为主。

有网友表示,使用了三个月后,白头粉刺依然很多,并且脸颊泛红的不知如何是好;还有网友称,坚持用了两年,结果下巴脸颊处全是闭口;也有网友表示,用了四个月红血丝没有一点改善反而比以前更加红了。还有网友留言发帖质问,黎蓓露涉嫌传销为何有关部门不予以查处?

“黎蓓露”:被控传销式压榨代理商 躲避监管涉嫌逃税?

网友质疑公司的运营模式总是步步为坑,比如此前一报料称,张书璧骗人冲业绩,不让问返利,最终返利多少由她说了算。张书璧表示,冲到2000万可以从公司拿到200万返利。某代理相信了张书璧的宣传,为了冲上2000万,从自己母亲那拿到85万元。张书璧答应返她200万,不料最终张书璧只给了她20万。由于当时母亲所用的钱为公款,这也导致公款无法填补,母亲因此获刑入狱。该代理去祈求张书璧,但不仅没有帮助她反而将其旗下的下级代理商一并挖走了。

更为严重的是,有网友爆料称老板即将跑路。该网友如此写道:张书璧,之前公司注册资本10w。后来要跑路了,跑到国外活动,美其名曰是开发国外市场,其实是不敢回国。网友称,公司现在的法人是她亲姐姐,一个教书的。妈妈在帮忙管理仓库。老公是个越南难民,逃到瑞士,吹他是瑞士银行高管,其实就是小职员。

经查询后发现,公司的法人确已更换,张书璧2018年7月19日转让公司100%股份给张小溪,黎蓓露公司变成张小溪独资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由张书璧变更为张小溪;2019年5月17日黎蓓露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又由张小溪变更为CORREY-RETIERE,Steven,张小溪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独资持有。而CORREY-RETIERE,Steven同时还是广州研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芦建英,芦建英曾长期担任黎蓓露公司的监事。而芦建英就是张书璧的母亲,张小溪则是张书璧姐姐。张书璧在微信上对跑路传闻予以否认。但一些代理商似乎并不买账。在某群里讨论称,张书璧天天在国外,把公司法人改成外国人,感觉都是部署好的。

“黎蓓露”:被控传销式压榨代理商 躲避监管涉嫌逃税?

在质疑声四起下,黎蓓露遭遇了一些代理商的逃离。本网注意到,在黎蓓露贴吧内,亦或是知乎等平台,已有大量代理疑似不堪重负选择清货。其中某代理如此写到:清货,需要的人来,最好是能全部带走的,可以抹个千八百的,多了我接受不了,因为已经赔了将近一半了。还有几十万的货,急着回钱,低价清理。

关于黎蓓露的持续动态,舆情观察网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