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诞一顿铺垫来了一句:近处的哭声你都管不到

在「奇葩说」那一场救猫还是救画的辩论中,李诞使出了令人震惊的「化骨绵掌」,在黄执中紧锣密鼓的逻辑360°绞杀中脱颖而出,一一拆解了黄执中刚柔并济的太极神功,全场喝彩欢呼。在金庸小说中化骨绵掌是一种极其阴毒的武功,与九阴白骨爪的区别在于,化骨绵掌是一股让人猝不及防阴柔的力量。就好比李诞吊儿郎当嘻嘻哈哈的上场,一阵哈哈哈之后感觉要扑街,突然高开高走,一顿操作猛如虎,屁股还没坐热的黄执中一脸懵逼:怎么回事?对方辩友开挂了?事到如今我们用「严肃辩论」的要求来看奇葩说是有些不太公平的。如果一定要定义的话,奇葩说更像是一档试图利用嬉笑怒骂的魔幻风格综艺来讨论一些相对来说比较严肃的事儿。比如救猫还是救画这个题它不严肃吗?你仔细想想,这不就是当人类历史文明的「硬」碰到人类心底温柔的「软」的时候,该如何抉择的一道选择题吗?蒙娜丽莎代表着人类文明传承,猫代表着无论多么复杂的人类,心底的一股温柔。当这两种魔幻的物质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你怎么选?黄执中明白这题打什么,所以他搬出了「远方的哭声」这种抬高了人类应该承担使命感的高阶责任。立意宏伟,让你下不来台。李诞也明白这题打什么。他能不能编出一个比黄执中更高阶的理论来?能。但是这样就陷入了谁的立意和概念更高的这个问题上,这不是辩论输赢的核心,因为观众不会因为谁讲的更有道理就站谁,而是谁讲的更贴近他们内心的答案才会站谁。于是,李诞使出了「化骨绵掌」这种阴毒的武功。2化骨绵掌在金庸小说武功排行榜中位列第四,最早可追溯在《天龙八部》中丁春秋所创,他在被师父逍遥子发现练邪门武功的时候在新疆天山有过交手,用五毒掌打伤逍遥子,这就是后来的化骨绵掌。化骨绵掌被发扬光大是在《鹿鼎记》中,神龙岛武功平平的毛东珠,在学会化骨绵掌后,先后杀死孝康皇后、荣亲王、端敬皇后等人。化骨绵掌有一层厉害的掩饰,一般中招之后并没有什么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内脏枯竭而死,毛东珠就是这样称霸了后宫。放在辩论场上,李诞真要讲起大道理来也不会输给黄执中的,毕竟他还有「人间不值得」这样高深莫测、广为传播的金句。但是那样就不好玩了,不可爱了,不李诞了,一点都不硬核脱口秀了。所以他选择辩论的角度必须避开黄执中的大道理,选择了一条更加让大家接受的捷径,必须让观众知道,这是符合他李诞的风格。我看到有些自媒体在写这段的时候,批评李诞那段辩论为「诡辩」,甚至上升到「当代文化的崩塌」和「流行文化终于庸俗登场」。真的,朋友们,没那么严重,李诞有没有真的在胡说八道都不会祸及文化的,文化这个东西不会那么容易随随便便的被崩塌的,那可能你们领略的是假文化,纸扎的那种,随便吹口气都会散架的那种。李诞只是颇有思虑的用了一招「化骨绵掌」而已。3来,我们来分析一下李诞的「化骨绵掌」在实战中的技能体现,以及以后我们跟文化人撕逼的时候,如何学会用化骨绵掌化了对方。黄执中算是顶配的专业辩手,他的逻辑和思想意识以及知识量都有浑厚的累积,并且可以非常恰到好处的利用到辩题中,在逻辑上给到对方毁灭性打击。这就好比张三丰的「太极功」,看起来像婆婆妈妈的比划是不是?威力大到连西域少林的高手瞬间骨裂。黄执中的功夫是瞬间爆发的,且浑厚有力,如同陈年烈酒上头之后根本缓不过来。以李诞在奇葩说的经验来看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化骨绵掌化的是什么?不是黄执中逻辑和论点,而是观众在接收双方信息的痛点屏障。辩论场上说服对手有什么用?说服有投票权的观众才有用啊!在救猫还是救画这个题里,李诞从人类心底的柔软为突破点开始,撕开了再钢筋铁骨的人都会有一个温柔的口子。也就是说,不要把用伟大和一些功利的苛求来武装自己,即便你已经是某个领域的专业行家了,或者某个行业里的意见领袖了,但你还是个人,你的性格、理想、骨气再硬,但是在心底还是有柔软的时候,不要把自己变成钢筋铁骨站在高位总想着牺牲小我来拯救大我。这招化骨绵掌最后的意思就是:真的,朋友们,不要那么想,我们可以温柔的去跟这个世界对话,不要老觉得去牺牲什么换来什么才是伟大的,不要这么想,人间不值得。观众被说服了吗?说服了。这是诡辩吗?我觉得不是,这可能是李诞对这件事或者这道题真实的想法。在看起来宏大的命题面前做了减法,把它变成开不开心、愿不愿意的一道小生活题。黄执中通过逻辑和价值观造就坚如磐石的「远方的故事」,被李诞的化骨绵掌化成了一汪清泉,流向了观众的心里。4李诞的「化骨绵掌」最重要的核心是避险和拆题。避险就是避开对方的锋芒,不要跟一些很厉害的人正面交锋,因为胜算很低,意气用事的结果就是输的体无完肤。所以要学会在对方的观点里找到「拆」的关键点。在黄执中完整的抛出「远方的哭声」之后,李诞一顿铺垫来了一句:近处的哭声你都管不到,你还能管到远方的哭声吗?完美的拆解点。所以有时候面对难题或者难以对付的对手,不要试图利用某种方法一击必中,而是找到拆题思路,在看起来铜墙铁壁的观点中撕开一道小口子,一旦漏风了就有可能会全面崩盘。就现在再看黄执中的逻辑依然是无懈可击的,但是他做完攻守兼备的工作之后被李诞一顿插科打诨,局面瞬间反转。在辩论这个领域里李诞并没有能力完全打败黄执中,而是通过找到了一个拆点来分化观众对于黄执中观点的影响,他赢的是观众,而不是黄执中。当然我也不太认同很多自媒体打着文化糟粕的旗号来批判李诞的辩论毫无深度。退一步说,就算是在严肃辩论的场合谁说辩论这玩意一定要「深度」呢?或者说真正的从思想内涵和人文价值观来探讨人性边界的时候,这种辩论你确定你能听得懂吗?我一开始就批评过第六季奇葩说,但一点也不妨碍我继续喜欢。就好比李诞的辩论中剔除脱口秀的技巧和观点的鸡贼之外,也不一定就有什么价值。但是我喜欢在台面儿上能看到这样的说话方式和以这样的说话技巧,呈现了不一样的「诸子百家」。《奇葩说》以及「奇葩们」可能做的还不够好,但显而易见的是在往「好」的这个方向上,他们没有停下脚步。 - 完 - 题图:电影《国产凌凌漆》

内容版权声明:社会新闻网提醒各位,保护好自己的财产安全,文章来源于网络,社会新闻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社会新闻网不保证该信息的真实性。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vbg120.com/fashion/2019/1205/217142.html